音乐剧《红楼梦》走进百老汇 突出表现五大悲剧

  • 文章
  • 时间:2018-11-07 17:48
  • 人已阅读

  今年是曹雪芹逝世250周年。一年来,学术界、艺术界等社会各界举办了许多纪念曹雪芹的活动。

  对于著名红学家、中国红楼梦学会常务理事丁维忠来说,又有着特别的意义。多年来,丁维忠致力于改编一部以曹雪芹原著前八十回和原续后三十回为底本的大型原创民族音乐剧《红楼梦》。几经修改,这部音乐剧剧本业已成熟,只待把它搬上舞台。

  一部《红楼梦》,冠绝古今。自它诞生之日起,就有无数人为之倾倒、为之着迷。两百多年来,它已经被改编成许许多多的艺术形式。丁维忠说:“《红楼梦》已经被改编为影、视、歌、舞、越、昆等剧,唯独尚无音乐剧,如果本剧得以上演,应该是填补了空白。”

  与以往的改编不同,丁维忠说:“这次改编是尽可能地还原曹雪芹原著的风貌。众所周知,现存的《红楼梦》原著只有前八十回,而流行的后四十回是程伟元、高鹗续的。但实际上,不论是脂砚斋还是畸笏叟的批语,都透露出曹雪芹原著是已经写完了的,在八十回之后尚有后三十回,只是后来佚失,因此就有了红学中的“探佚学”。而我改编的音乐剧《红楼梦》所根据的正是曹雪芹的110回本,即前八十回加后三十回,这是建筑在严肃的探佚学考证之上的,这在《红楼梦》改编史上还是第一次。”

  被忽视的浪漫主义

  《红楼梦》蕴含着深邃的现实主义和积极的浪漫主义思想,以往改编,往往侧重于故事本身,但浪漫主义、理想主义的一面表现得不够。再次,之前的《红楼梦》改编剧,侧重于叙事,而音乐剧的特点,应更侧重于表意、抒情。所以我更侧重于表现《红楼梦》的深层内涵或意蕴。

  北京晨报:为什么想要改编一部《红楼梦》的音乐剧呢?

  丁维忠:这个创意当初是这样:“中华服饰文化研究会”会长徐潮老师、“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李希凡先生发起了一个“关于发掘和发扬《红楼梦》民族文化”的研讨会,徐老师策划要打造一部《红楼梦》音乐剧,李希凡院长推荐我改编音乐剧的剧本,也就开始了这个“大型原创民族音乐剧《红楼梦》”。

  北京晨报:由《红楼梦》改编的艺术作品已经很多,相对来说,您的音乐剧《红楼梦》有什么不同吗?

  丁维忠:首先,以往《红楼梦》的改编剧,皆按一百二十回本来改编,即前八十回加后四十回程高续书。本剧则是完全以曹雪芹的原著改编:前八十回加后三十回原续。因此,可以说是一次还原曹雪芹原著原貌的改编,这是前所未有的。其次,《红楼梦》蕴含着深邃的现实主义和积极的浪漫主义思想,以往改编,往往侧重于故事本身,但浪漫主义、理想主义的一面表现得不够。再次,之前的《红楼梦》改编剧,侧重于叙事,而音乐剧的特点,应更侧重于表意、抒情。所以我更侧重于表现《红楼梦》的深层内涵或意蕴。

  晨报记者 周怀宗

  丁维忠:网友力挺重新写续

  一方面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重要的文学经典之一,一方面是西方现代的艺术形式,《红楼梦》和音乐剧的结合,究竟会是什么样的效果?

  对此,著名红学家、中国红楼梦学会常务理事丁维忠表示:“曹雪芹是丝毫不逊于世界一流作家的伟大文学家,《红楼梦》也是位列世界最著名的文学经典之林,具有深厚的文化、精神价值和国际影响。同时,音乐和舞蹈,也是没有国界的。一面是世界著名的经典,一面是世界风行的艺术形式,把这两者结合,希望能打造一部国际化的作品。这对于建设文化软实力,提高中国民族文化的国际影响力,都有一定的价值和意义。”

  探佚学和新版《红楼梦》音乐剧

  当年“悼红轩”网站做了两次网上调查,结果显示:赞成用后40回程高续本的仅有17.6%和15.4%,而赞成根据前80回伏线和脂批提示(即“探佚”)重新另写续剧者,分别占68.6%和72.5%。因此,本剧后半部的结局,决定不用现行的后40回,而按照曹雪芹原续的原意另行改编,以符合多数网友的期盼。

  北京晨报:那您为什么不选择知名度很高的120回本,而要选择探佚学支持的110回本?

  丁维忠:怎样改编《红楼梦》的后半部,是一个争议很大的问题。当年“悼红轩”网站做了两次网上调查,结果显示:赞成用后40回程高续本的仅有17.6%和15.4%,而赞成根据前80回伏线和脂批提示(即“探佚”)重新另写续剧者,分别占68.6%和72.5%。因此,本剧后半部的结局,决定不用现行的后40回,而按照曹雪芹原续的原意另行改编,以符合多数网友的期盼。从这个意义上讲,本剧相对于影、视、戏、歌、舞剧《红楼梦》,乃是一部“新版”《红楼梦》。

  北京晨报:程高本的续作影响深远,如何处理与原续这两者的关系呢?

  丁维忠:确实有这个问题,程高本毕竟已经流行了200多年,已经形成了相当顽强的审美定势,也仍然拥有相当数量的拥趸。为了避免本音乐剧陷于无休止的争论,也为了让观众更全面地了解和对比原续和程高续书的不同,我决定干脆为本剧写了两个版本:把程高本的后四十回也加以改编。我的想法是两个版本都上演,做个对比,但究竟结果如何,还要征求专家顾问团和投资方、制作方的意见。

  被篡改的《红楼梦》

  随着红学研究的逐渐深入,程高续本在艺术性和思想性上的缺陷,也越来越受到不少红学家和读者的否定。所谓续本,必须要和前文能够续上,能够接榫,前文对于续文具有先决性、不可逆性。从这个角度说,程高本就有许多问题,甚至在思想内容上篡改了曹雪芹著作的原意。

  北京晨报:为什么要还原曹雪芹原著的原貌?

  丁维忠:程高续本流行200多年,当然有它的理由和价值。比如“黛玉之死”写得非常好,很感人,这是很多人认可程高续本的原因之一。但是随着红学研究的逐渐深入,程高续本在艺术性和思想性上的缺陷,也越来越受到不少红学家和读者的否定。所谓续本,必须要和前文能够续上,能够接榫,前文对于续文具有先决性、不可逆性。从这个角度说,程高本就有许多问题,甚至在思想内容上篡改了曹雪芹著作的原意。

  北京晨报:那您能举几个相关的例子吗?

  丁维忠:例子太多了。比如说第五回,荣宁二公的阴魂对警幻仙子说得很清楚:“吾家……运终数尽,不可挽回”。但是程高本后40回却把它篡改为“兰桂齐芳,家道复初”,这哪里是“不可挽回”?而是要恢复到荣宁二公的鼎盛时期。再如,黛玉之死:绛珠仙子下凡,明明是要“以泪还情”、“以情报德”,但程高续书把她改成“焚帕断痴情”,“怨恨”宝玉而死,这就变成“以恨还情”、“以怨报德”,这还是绛珠仙子吗?“断”了“情”还能叫“宝黛爱情”吗?再如甄宝玉的结局、贾雨村的结局、金陵十二钗的结局等,都和原著原意颠倒。所以说,写的虽好,续的不对,仍应加以否定。

  突出表现“五大悲剧”

  原著中所表现的五大悲剧,就是我想表现的:第一,宝黛爱情悲剧;第二,家族盛衰的悲剧;第三,女儿们命运的悲剧;第四,封建社会“末世”的悲剧;第五,宝玉理想的悲剧。宝黛的悲剧和封建家族的悲剧自不必说,女儿们命运的悲剧,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这个内容怎能不充分表现?

  北京晨报:那您在新版《红楼梦》音乐剧中是如何还原曹雪芹的原著风貌呢?

  丁维忠:原著中所表现的五大悲剧,就是我想表现的:第一,宝黛爱情悲剧;第二,家族盛衰的悲剧;第三,女儿们命运的悲剧;第四,封建社会“末世”的悲剧;第五,宝玉理想的悲剧。宝黛的悲剧和封建家族的悲剧自不必说,女儿们命运的悲剧,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这个内容怎能不充分表现?曹雪芹的原意如何呢?我们看看第五回,金陵十二钗的命运之册放在“薄命司”,看似正册、副册、又副册共36个人,实际上代表的是“普天之下所有的女子”,“万艳同杯(悲)”、“千红一窟(哭)”、“群芳髓(碎)”,这一内容是音乐剧必须表达的。

  北京晨报:其他两个悲剧如何?

  丁维忠:“末世”悲剧,《红楼梦》有一首直抒本质的主题诗:“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做奇传”。许多改编作品没有重视这一主题。实际上这里面有一个关键的词:“补天”,“天”——封建专制制度如何“补”呢?就是要求改掉吃人的专制性,改编得尊重人,特别是尊重女性、女儿们。这是宝玉的理想,实际也是曹雪芹的理想,但是在当时这样的理想是不可能实现的,“补天”不成,理想破灭,这是最大的时代悲剧!?

  古典文学的现代化

  音乐剧有它自己的特长:抒情和表意,表达富于诗意。实际上在诗意的表达上《红楼梦》本身就是翘楚,充满了审美的情趣。《红楼梦》是一部歌颂美、感叹美的毁灭的作品。所以必须考虑到如何再现原作的神韵和美感。

  北京晨报:用音乐剧的形式来表达《红楼梦》,您觉得与用其他的艺术表现形式有什么不同?

  丁维忠:音乐剧有它自己的特长:抒情和表意,表达富于诗意。实际上在诗意的表达上《红楼梦》本身就是翘楚,充满了审美的情趣。《红楼梦》是一部歌颂美、感叹美的毁灭的作品。所以必须考虑到如何再现原作的神韵和美感。

  北京晨报:在短短的音乐剧里要完整地表达出《红楼梦》的意蕴和思想,如何才能做到呢?

  丁维忠:以往的改编大多遵循原著的章回脉络。这次改编的架构,是按“春、夏、秋、冬“四幕,表现枯荣盛衰。前后加上序幕和尾声,以“太虚幻境”始,以“太虚幻境”终,这才是符合曹雪芹原著的。

  《红楼梦》无国界

  实际上,音乐和舞蹈本身就是国际语言,是没有国界的,所以艺术形式上的冲突并不是很大。比如说一个不懂汉语的外国人,他看到宝玉挨打,音乐和舞蹈就能明白地表达出贾宝玉父子之间的矛盾冲突。

  北京晨报:《红楼梦》是一部古典小说,而音乐剧则是来自现代西方的艺术形式,如何两者结合而不冲突呢?

  丁维忠:音乐剧是20世纪出现的一门新兴的艺术形式,比较著名的音乐剧之乡,一个是英国的伦敦西区,一个是美国的百老汇。上个世纪90年代音乐剧传入中国后,便很受欢迎。实际上,音乐和舞蹈本身就是国际语言,是没有国界的,所以艺术形式上的冲突并不是很大。比如说一个不懂汉语的外国人,他看到宝玉挨打,音乐和舞蹈就能明白地表达出贾宝玉父子之间的矛盾冲突。

  北京晨报:但是《红楼梦》中许多古典的诗词,包括传统文化的内容,又该如何表现呢?

  丁维忠:音乐剧应保持原著诗词的古典美、典雅美,又必须加以简约化、通俗化,让它为中国文化的传播服务。希望音乐剧能为《红楼梦》插上翅膀,飞向更多更远的地方,提高中国民族文化的国际影响力。

  晨报记者 周怀宗?

  ■丁维忠解读“红楼探佚”

  《红楼梦》探佚学,是探讨曹雪芹原著后30回佚稿的专学。它的诞生有两个原因:一是现行《红楼梦》的后40回续书,并非曹雪芹所著,而是程伟元、高鹗等人伪续。二是曹雪芹所作原著的后三十回原稿,早在1767年前已经遗失。

  这样,必然产生一个问题,曹雪芹的后30回佚稿,其原貌究竟是怎样的?于是便产生了探索这部佚稿原貌的“红楼探佚学”。

  “《红楼梦》探佚”的目的,不是创作、克隆曹雪芹原著的后30回佚稿(这是永远不可能的),而是探索、勾勒这部佚稿的基本内容和大致轮廓。它的任务是总体地解决“写什么”,而不是代庖“怎么写”。

  探佚的目的,也不是复现原著的全部原貌,而是尽可能地达到与原著的某种接近度。????

  探佚的价值,取决于它在多大程度上接近于原著,即在于它的接近度和启示性。它不可能回答佚稿的所有问题(刨根问底),而只是尽可能精确地提供某些“点”,尽可能完整地连成“线”,至于它的“面”或“圆”,要靠读者在想象中完成。

  丁维忠

  著名红学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红楼梦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美学会员。参加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新版《红楼梦》注释工作。